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教育研究 > 百家讲堂> 正文

莫言王蒙曹文轩毕飞宇李敬泽谈读书

www.jyb.cn 2016年10月26日   来源:好书品读

  莫言(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茅盾文学奖得主):

  从阅读经典开始

  我在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反复表达过,希望“莫言热”尽快过去,由“莫言热”转化成“文学热”,我也希望读者不要把目光盯在我的那几本书上,应当把目光放得更加宽阔,看到中国当代还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家,他们也写了大量优秀的作品。由对我的关注变成对文学的关注,由对我个人作品的关注,变成对中国当代文学整体的关注。非常期望由此引发大家新一轮的读书热潮、文学创作热潮,促进文学的蓬勃发展。

  人类有今天的进步与成就,肯定跟阅读分不开。我认为传统的纸质阅读短时间内依然存在,而且也会出现新的热潮。作为一种阅读方式,纸质阅读有电子化阅读不可比拟的优点。

  有很多学校的老师让我向学生推荐作品,有一点是我一直坚持的,就是首先要从阅读经典开始,因为经典作品是经过了一代又一代读者检验、大浪淘沙的结果。我相信前人的阅读经验,我们还应该从阅读经典开始。

  王蒙(茅盾文学奖得主):

  要读超前的书

  经典的书要读,包括我说的先秦诸子方面的书,由于写作的关系,我不断地在读。我还主张阅读超前的书,就是读着有点困难,不完全懂的书。你不要光读最平滑的那些书,不要老读智商比你还低的作者的书。读书时你要假定你是一个非常聪明有头脑的人,作者应该是一个比你还有头脑的人,而且你要跟他抬杠,要跟他研究,那样读书就会非常有兴趣。

  这个社会什么时候都有呆板、无奈、消极以至于颓废的人,但是我也坚信,更有进取、有追求、积极、乐观的人。我觉得这个世界只有这样才存在着。我们希望的是,尤其是青年人能有一种积极进取的正面精神。其中有一个因素,就是阅读。通过阅读有可能增加我们的智慧,增加我们的热情,增加我们的动力。

  曹文轩(国际安徒生文学奖得主):

  家长应该多多推荐

  “今天这个时代是一个图书非常丰富的时代,但阅读质量怎么样,这是我表示怀疑的,而且是深刻地怀疑的。”作为一个有担当、有责任感的作家,曹文轩始终保持着警醒,“我曾经无数次地对家长说,对老师讲,不要看到你的学生、你的孩子读书就高兴,应该把他手里的书拿过来看一看,看他读的是什么书。”

  曹文轩建议,家长们不要将孩子阅读的选择权利百分之百下放。“道理很简单,他们正在成长的过程中,其认知能力和审美判断能力,都需要老师和家长的引领、照料和监督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”近年来,每当遇到外国朋友,曹文轩都会做一个有关孩子阅读权利的调查,“问他们在其所在国家,孩子的图书选择权在哪里,百分之百的回答是在大人手里。由大人给孩子买书,或者说建议孩子看什么书。”

  毕飞宇(茅盾文学奖得主):

  静下心慢读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如果重新选择,还会从事写作吗?

  毕飞宇:会的。这个世界上没有一项工作是轻松的,但是前提是你喜欢这项工作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读书对你人生的意义?

  毕飞宇:具有决定意义。如果我从小没有爱上阅读,也许我就不会上大学。也许现在的我是个木匠或农民,都未可知。也可以说读书改变了我,让我进入大学,并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你有可以推荐的读书方法吗?

  毕飞宇:读书一定要慢,并能沉浸于其中。速度对读书来讲毫无意义。我年轻的时候以读书快为荣,经常一整晚就读完一部长篇,现在看来,这是很愚蠢的,读书一定要慢,要静下心来并用心去读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在你心目中何为好书?

  毕飞宇:在我看来,能够进入我内心并触动我灵魂的书就是好书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你的读书习惯是怎样的?

  李敬泽(中国作协副主席,知名作家、评论家):

  谈读书就是谈趣味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你有可以推荐的读书方法吗?

  李敬泽:谈到读书方法,其实我是很笨的。我读书有强迫症,一定要从头读到尾,年轻时更是一字一句去读,可能跟我早期的编辑生涯有关。很多时候我也知道有些书未必需要全部看完,可是我还要读完。同时,我看书还经常喜欢五六本一起看,今天这本看50页,明天那本看50页,并且每本书都要从头读到尾。在我看来,这些都是我在读书中需要克服的毛病。因此,于我而言,与其说好的读书方法倒不如说和自己的坏习惯作斗争。

  年轻时候的我有着强烈的阅读欲,总是希望看更多的书,认定肯定能把这些书读完。就是某些书我必须看,达到证明自我的目的,“如果我没看完这些书,我就不高、大、上”。其实,看书不必求多求全,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看并真正感兴趣的书,看和自己心性相合的书。因为再多的书,最终合乎自己心意的也就一小部分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在你心目中何为好书?

  李敬泽:其实于我而言,评判书的好坏并无明确的标准。谈读书与其说标准,不如说是谈趣味。如果谈到标准,难免会把读书这件美好的事变成一件乏味和要命的事。读书作为一种精神生活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趣味,并且不尽相同。我不喜欢谈关于好书的标准,因为我的标准并不适用于别人,我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标准强加于人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你的读书习惯是怎样的?

  李敬泽:因为我每天有很多事务性的工作要做,因此可以用来阅读的时间也很零碎,并不固定。我会在飞机上、车上阅读,可以说是抓住各种机会和时间来读书。在我看来,读不读书无关时间,对我来说,读书几乎是用来填补所有的空白时间。

  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,我都喜欢看。但是电子书的确让我们的阅读更加便捷,让随时随地的阅读成为一种可能。

  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:请设想一下10年之后的阅读情况。

  李敬泽:未来十年之后,人们的阅读方式和阅读载体会更加多元化,也期待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从阅读中获得平静和专注。在我看来,阅读在当下之所以成为问题,在于我们的内心,我们活得太忙太乱,处于这个注意力最不容易集中的时代,我们需要对阅读保持那份庄重而深沉的兴趣。

  ——以上摘自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相关报道



{ 编辑:李柯 }

教育信息

版权声明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XX(非中国教育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
  如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存在问题,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,联系电话:(010)82296588

细览版权信息